Show newer

肖美丽因为制止男性在公共场所吸烟,而被粉蛆审查以往言论并举报至炸号,因此还导致不少粉丝众多的女权号连环被炸(包括我本人很有微辞的侯虹斌),这事件预示着,女权者(包括粉红女权)与国家主义的矛盾浮上水面,比我预期的还要早。而这些既支持国家主义又拥有女权意识的女性网民们该如何选择,如何看待“女权者也可能是政治异见者”and“封号堵嘴这事儿是否正义”,我拭目以待。

PS:粉红女权(当然还有粉红LGBT,或其他粉红维权群体)早晚会意识到:不管宣传层面如何标榜,实际情况是,公权力不喜欢任何有权利意识、会主动维权的“刁民”。驯顺地接受外界给你的一切(尤其是公权力铁拳的捶打),别喊别闹,老老实实闷头干活当老黄牛,这才是公权力想要的好国民。

#墙国观察
#中国女性生存境况
转自微博@datudatu:
她昨晚遭遇了一大波网络攻击,今天起来发现被炸号了。#女子劝邻桌勿吸烟被泼不明液体#
迷惑。 ​​​
share.api.weibo.cn/share/21269
//@空水中明_ :她发声了以后一群人翻她微博扒皮政审,然后翻到了一条为香港祈祷的内容,又翻到了一条据说“侮辱领导人”的内容,然后她的号没了//@红茶海盐 :私信攻击是一回事,微博炸号又是一回事//@-MatsuiAriM:男的 做个人类真的很难吗//@BornforBaolan:搜索肖美腻唯一词条竟然是肖美腻是港独分子,室内抽烟我有理,举报攻击一条龙,或许这就是华夏好男儿吧[作揖]//@小尾巴哒浪 :太气了!昨天转发今天发现炸号了?又是直接处理提出问题的人???//@正确的薄荷 :毕竟家国同构,蛆不能无中生有//@空空王二 :中国部分男性一遍又一遍刷新我的认知底线,我一直认为生而为人是有廉耻观的,然而部分中国男性并没有//@freya_x :“中国男孩会保护中国女孩”//@大望路女青年: 阳刚之气挺足的//@聪明绝秃顶:对占据中国大部分人口的那帮人来说,让他们「公共场合不能吸烟」就相当于在骂他们全家。他们其实隐约也知道啥是素质低下,但就是需要一件遮羞布来掩盖他们的自卑

昨天看犯罪心理S1E19的墨西哥连环强奸杀人案,很棒的一集,结尾被强奸的墨西哥女性们手持刀具、棒球棍,各种各样像样或者不像样的武器联手阻止了嫌疑犯下一次犯案,并且阉割了强奸犯,收监时FBI的主角们问,这些女人会被起诉吗,警官笑着意味深长地说了这句话:
The house does not rested on the ground, but upon a woman.(家不是建立在土地上,而是建立在女性上。)

Show thread

就很头秃……室内抽烟加辱骂泼油这件事其实本来是属于社会公德的范围,但是如果换个人是男的劝不要抽烟绝对就是另一种状况,之前有次在火车上有几个中年男的抽烟特别凶,我心平气和地劝了好几次都没用,我说车厢里还有孩子呢,也没用,结果孩子的爸爸看不下去过来说了一样的话那几个中年男的立马熄了烟。啥问题轮到女的开口劝了,就什么小事都归女权管,女权好累啊真的。抽烟外放占位这种事情也要我们女权管,干脆让我们女权治国得了。(为什么不呢)

很多时候会觉得,反抗有成本,获得又有限,维持现状甚至讨好爹不是又轻松又有利吗?
这时候我觉得要多想一件事:爹舍得拿出来给你的,大概率来说本来就是你应有的,而爹现在,却以此向你收取了服从,让你放弃了权力和自由。
剥夺你本来就该有的东西,再大手一挥放回你手里,很容易让人忘记被剥夺的愤怒,转而被到手的喜悦关联出感恩与服从。
而被剥夺这件事在过去、现在、将来,都可能继续存在,你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自己不会被爹剥夺。

看到微博有人感慨中国对外宣传出不去。
我:傻逼,你把普通人声音墙掉了,妄图用统一官媒口径给外国人洗脑,谁会信啊?

今日份暴言 

只要听到别人对我讲“以后娶你的人太幸福了”,我就会想断绝工作外与此人的一切接触和交谈。
这句话太触雷了,把我视作提升素未谋面的某人的幸福的工具or附属,而不是说我这个独立的个人努力提升自己生活质量。
而身边会讲出这种话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即便我不会凭借他人认同来获取满足感,仅仅因为这种太过普遍的台词就已让我为身处的环境感到焦躁了。

地铁上有两个女生在我后面聊天。
A:啊……xxx问我我是不是一百斤,这对八十多斤的我来说简直是侮辱。
B:哎呀……她只是对体重没概念,你很瘦的。
然后她俩聊了一会儿自己的同学xxx瘦了还是胖了,B开始感叹自己要减肥。A于是传授起秘诀:不要吃零食、少吃面食、不吃食堂、一天水果不要吃超过200g……
B:可是这样吃好不快乐。
A:你可以把吃蔬菜当成快乐嘛。

我听得有点毛骨悚然,转头看见2021性别平等报告,这国又下降一名。有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在某个不真实的地狱。

应该是今天赛博尸体
炸号的:
肖美腻
侯虹斌
王乐平Robbin
禁言的:
陈折折
午后的水妖
一川月白Lina

午后的水妖在发布这条微博后被禁言半年
share.api.weibo.cn/share/21278

世界经济论坛发布了2021年性别差距报告,完整版见链接,400多页,我把卷国的数据截出来了。
www3.weforum.org/docs/WEF_GGGR

相比上一年106名,今年卷国依然正常发挥保持着退步的成绩,下降为107名。生存与健康指标是156名(总共就156个国家),出生性别比0.888,堕女胎的“优良”传统依然被很好地延续下来。其他数据请大家自行查看,再说下去我可能生气到要砸平板。

说个我觉得很好的消息,韩国今年进步到102名。首尔市长候选人里有韩国女党议员,议员宣称“我将要打造一个女人独自也可以生活得很好的首尔”,韩国女权的进步有目共睹。

东亚不要手牵手,我对卷国反正不抱希望了,但真心期望被儒家文化残害的东亚其他女性可以大胆往前走,祝福她们越来越自由。

记得多年以前,我听说某发达国家客户的女朋友靠生孩子拿国家津贴过活,她一共生了4个孩子,而且为了拿单身生育津贴,拒绝结婚,只跟男友同居。

当时是鄙视的,现在想起来觉得这女性多伟大啊,在生育率低下的地方,仅仅为了点钱,就不断以身犯险,要知道大部分女性可是给多少钱都不生的啊,可见生育对大部分女性都不是什么好东西,是有点钱就决不会做的选择;

女性有经济支撑,就决不会选择结婚,可见婚姻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以为给女性生育补贴的政府就是好政府吗?我觉得还不到,也就比到处都是生育惩罚的政府好一些罢了。我理想的女权世界是让想生的去生,不想生的不生,为了生育补贴去生的女性是她自己想生吗?

我理想的生育状态在男权政府下是不可能实现的,男权政府的本质决定它们不可能理解生育这件事,生育对女性是怎样一场生理和心理上的风暴,引起的影响又是如何绵延不绝整个下半生以及看世界的方式如何翻天覆地,它们不想理解,不屑理解,也无法理解。

所以你就看它们对女性不想生育这件事整个束手无策黔驴技穷,有的寄托于洗脑高压政策,有的寄托于婚姻制度,有的拿出钱,向你招手:来啊,来生啊,你生一个我们就给你,过几年再生一个再给你……

不管你再花招百出,女性还是在一步步拿回自己的生育权,身体自主权,不可逆转,别盯着身边个别女性,看看宏观生育率,那是全体女性对不公平的男权政府和社会制度在说不。

笑话,整个人类世界都在女性子宫中孕育,怕你不成。

Show thread

I suggest people share files via Matrix -- just upload them to an unencrypted room. Instead of relying on a centralized service.
--
我建议大家用Matrix共享文件--上传到一个不加密的房间里就是。而不是依赖个中心服务。

我院院长已严厉训斥了几个向他 “举报” 教师言论的学生。
学生信息员来我课堂,我就当众拍摄他们的正面照,使其 “有所顾虑”。
如今世道,不能让告密者过得太轻松,否则他们必定肆无忌惮。既然大家都在赌局里了,那就,来赌一场鱼死网破吧。 :blobcataww:

深情给有毛家庭安利这个除灰除毛神器!
按照箭头方向一刷,可以除掉90%毛发,比戴森的吸尘头效果还好,特别适合柔软布面,沙发地毯之类的。
我最喜欢的是它有self clean,我不需要清洁这个刷子,只要插进这个壳子再拔出来会自动弄干净,刮下来的灰打开后盖倒出去就可以了!
可能的缺点:这个东西作用原理应该是利用绒毛的方向。所以可能会有使用时间过长磨损的可能性,如果后续不好用了我再来汇报!
我这个牌子是oxo,不过应该类似产品有不少。深情推荐!!!

入围今年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不割席” ogate.org/show.htm#c1306507

以前一直不想推荐,因为拍摄者是白男,他作为一个“外国新闻人”拍摄这场运动,具有身份上的优势、随时可以抽身离开。身份赋予他一种居高临下的局外人视角。尽管他本人也许并不想显得这样,但警察抓人的时候他可以贴近拍摄警察的表情和动作,而全副武装的警察只是瞥他一眼就转身离开去对付旁边的港人——小动作揭示了他局外人的身份。他在场、但在这场运动中他等于不在。

这片子远远比不上“理大围城”和“占领立法会”。然而它入选了奥斯卡,“理”和“占”却甚至找不到合法的途径进行公开放映——再一次,我们被提醒什么叫白人特权。

(也是因为相同的原因,不想推荐Vice的那段新疆视频:白人女拿着手机走向了一直跟踪自己的国安,跟踪/被跟踪的身份彻底扭转,我彻底被trigger到了。她能意识到向国安举起手机这个动作背后的特权吗?她是否意识到不加掩饰地展现这种特权,对于不具有特权、要在日常生活中反抗的我们来说,是很残忍的)

然而时至今日,我们也只剩下“不割席”和Vice这些东西了。

继续昨天在微博的暴言:“女性扛不动器材所以不适合摄影“是传媒业最大的谎言和压迫之一。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95%以上的男女差异,都是被社会建构的,包括男女之间的力量差异。人类之间个体的差异远远大过于性别上的差异。

是的,男性因为基因,能分泌更多的睾酮等雄性激素,在力量上有天然优势。所以这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跳得最高的人、肌肉最大的人都是男性。但是我们生活的社会,不是一个比谁跑得快、跳得高、肌肉大的社会。实际上大部分工作所要用到的力量,都不需要让人类去调动基因里的“力量潜能”。换言之,男性的力量优势在现代社会的大部分工作中,其实都不是,或者说不应该是优势。

女性的力量,字面意义上的,被忽视了。也可以说男性高估了自己的力量。摄像机真的需要什么超大的力量来扛吗?不需要。中传每天奔波着这么多左手摄像机右手三脚架的女生,而一到了招生老师这,就是“女生不合适”。更别说摄影是个广泛的行业,平面摄影、新闻采访甚至都不需要力量,因为任何一个健全的成年人都可以拿得起单反相机。好多届电视摄影全班就一两个女生,甚至新闻传播学部,都更喜欢男生一点,就是因为这一点可怜的力量。

更严重的,女性的力量是被打压的。在父权制下,白幼瘦得到广泛推崇,对女性的规训已经到了反自然的地步——他们要求女性反自然一样的瘦,甚至大言不惭的说体重不能超过三位数。这种话语体系里对女性的驯化,会导致女性对“壮”的反感——但这种壮,只是普通的健康而已,从而导致女性在本无区别的与男性力量对比中处于下风。同时,男性眼里,女性被天然认为应该是瘦的、弱的,也就就会被剥夺和力量稍微挂钩的工作机会。在中年男人掌权的传媒业中,毫无疑问,这种规训已经深入人心。所以他们非常自信地认为摄影只有男性能做,从上到下,从行业到学校,可谓“普通却自信”。

以及,更重要的,这个世界需要更多的女摄影师。电影行业已经习惯了男摄影的存在。然而在对女性的展现和表达上,哪怕是女导演执导筒,只要是男摄影掌镜,也不可避免的会透露出男性凝视。父权的学校输送父权人才进入父权行业,产出的大概率也就是父权作品。

最后,再次骂一下中传和电视学院。作为传媒业专门学校却依然固守着传媒业长久以来的歧视与偏见,爹味之浓臭不可闻。
祝中传越办越差🎉

Show older
Mastodon

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 No ads,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 ethical design, and decentralization!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